摔伤、口角血迹、脑震荡、头部挫伤、肋骨骨折,怎么还不属于相互宝的意外?

相互宝出了一个这样的陪审案件。

陪审背景:

互助会员池心(保护隐私,化名),1966-10-17生,2020年2月5日加入相互宝大病互助计划。今年3月20日其从两米多高的楼梯上摔倒,后出现蛛网膜下腔出血情况,继而进行开颅手术,但因为无法证明其脑出血是本次意外事件所致,故相互宝做出不予互助金的初步结论。

陪审要点:

申请人认为:患者在等待期内因脑出血进行开颅手术,需开具医学证明是意外导致的创伤性脑出血才能申请互助金。医生因无法确认患者是意外导致的脑出血还是自发性脑出血,也无法进行检测,故不能开具证明,但医生表示患者就医前发生意外是客观存在的,且未患易造成脑出血的相关疾病,故因意外导致脑出血的可能性是最大。患者因摔倒损伤严重且目前仍未苏醒,故应该得到互助。

调查员人员:患者虽出现脑出血、蛛网膜下腔出血等情况,但是CT中无明确外伤表现,也无明确脑外伤;医生也不能确定是外伤导致脑出血还是自发性脑出血。因无确切证据能证明患者的脑出血、脑疝情况是由意外导致的脑外伤所致,故审核意见是不予给付互助金。

相互宝官方:情理兼顾、守护你我,请大家投票。

申请人诉求:

母亲今年53岁,2020年3月20日晚,去阁楼取东西时因木制直梯打滑从两米高处摔下,到县医院检查发现蛛网膜下腔出血,6小时后出现脑干出血破入脑室并发生脑疝,其本人无高血压等其他疾病史,希望能得到大家的支持与帮助。

申请理由:

母亲申请互助金时仍在相互宝等待期内(90天),需要进行意外认定才可得到互助。初诊医院诊断表示我母亲是摔伤导致脑出血的可能性最大,但医学上还是存在因先天性脑血管畸形等自发性原因导致脑出血的可能。因对意外事件存在不明确的地方,相互宝要求提供明确“患者是因为意外导致创伤性脑出血而非自发性脑干出血”的医学证明。

我们多次到县医院、市医院咨询了解,医生均表示“造成脑干出血的情况有很多,虽然母亲因摔伤突发脑干出血的可能性最大,但所有脑干出血都不能排除其自发性的可能,也无法进行检测”,所以无法开具医学证明。

事情经过:

我母亲摔伤昏迷5分钟后(家在6楼),自行醒来并在我舅舅和父亲的搀扶下走到一楼前往医院检查,县主治医生询问情况并查看CT后,得出脑震荡及蛛网膜下腔出血的结论,因蛛网膜下腔出血量不大,主治医生仅要求我们留院观察,未考虑因外伤造成颅内压升高导致脑出血情况。6小时后,我母亲突然呕吐、瞳孔散大无光反射、大小便不受控制,复查CT后,发现脑干出血20ML以上破入脑室,县人民医院向我们表示该情况已无法救治,只能放弃治疗。当时主治医生咨询上级医院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他们凭主观经验认为我母亲可能存在先天性血管畸形的情况,便在没有任何检查核证据的情况下,将该结论写在了诊断结论上。因当时我母亲生命状况十份危急,我们无暇顾及县医院出具的结论,急忙转入市医院。

3月21日上午,母亲在市医院进行开颅手术,请护工剃完头发后,发现后脑勺有明显淤青与破损血迹。术后市医院医生向我们表示:虽然手术过程中未发现先天性血管畸形,患者本人也未患高血压等易造成脑出血的相关疾病,但医学上无法排除存在自发性脑出血的可能。

我母亲入院5个多月以来,已花医疗费50万余元,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并借了很多钱,而母亲仍未清醒,后期医疗费用还未可知,也未有着落。所以申请互助金救我母亲的生命。

综上所述:

因医学证明的严谨性,医院无法开具医学报告证明我母亲是创伤性脑出血,但是我母亲因意外受伤导致脑出血的事实是清楚准确的,也是符合申请互助金有关条款的。望各位陪审团成员仔细阅读材料,关心支持我们无能为力的家庭,救救我的母亲。

谢谢,好人一生平安。

调查员意见:

初步审核意见:接到报案人报案后,相互宝调查员对该案进行了实地调查,核查成员身份、病情真实性,并进行既往病史调查。经审核,患病成员加入相互宝时符合健康要求,因为等待期内做开颅手术,但无法证明是意外导致脑干出血进而做开颅手术,故初步审核意见为不予给付互助金。

意见阐述:

1、 获得重症互助金的条件:相互宝重症疾病互助计划条款中规定,重疾等待期为90天,等待期内患重疾不予互助;但是意外导致,可以互助。

2、 成员的疾病严重情况评估:成员急诊入院后做CT,提示脑干及右侧基底节脑出血,蛛网膜下腔出血等,但CT中无明确外伤表现(头皮血肿、颅骨骨折、脑挫裂伤、硬膜外血肿或硬膜下血肿);临床诊断脑干及右侧基底节脑出血破入脑室并脑疝形成,蛛网膜下腔出血(创伤性?自发性?)等,无明确脑外伤诊断。走访经治医生,医生也不能确定是外伤导致创伤性脑出血还是自发性脑出血。

综上,虽然患者有外伤所致的左侧多发后肋骨骨折情况,但仍没有证据能证明患者的脑出血、脑疝情况是意外致脑外伤所致。成员因意外伤害导致患有本计划所定义的重症疾病依据不足,预以拒付。

图1、脑震荡、腰骶部软组织挫伤:

摔伤、口角血迹、脑震荡、头部挫伤、肋骨骨折,怎么还不属于相互宝的意外?

图2、摔伤头面部,门诊以“创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收住院,无高血压史:

摔伤、口角血迹、脑震荡、头部挫伤、肋骨骨折,怎么还不属于相互宝的意外?

图3、创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

摔伤、口角血迹、脑震荡、头部挫伤、肋骨骨折,怎么还不属于相互宝的意外?

图4、人连楼梯一起摔倒:

摔伤、口角血迹、脑震荡、头部挫伤、肋骨骨折,怎么还不属于相互宝的意外?

图5、高处跌伤、口角血迹:

摔伤、口角血迹、脑震荡、头部挫伤、肋骨骨折,怎么还不属于相互宝的意外?

申请受助者家属: 

人和楼梯一起摔倒、口角有血迹、脑震荡、腰骶部软组织挫伤、后脑勺有淤青和血迹,首诊拟诊“创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怎么还不属于意外呢?

经治医生:

有可能是先天性的疾病导致脑出血,我们也拿不准。

相互宝调查员:

有可能是先天性疾病导致脑出血,你们要拿出意外导致脑出血的证据。

保哥有态度:

这个案子已经很明确了,属于意外。原因:

1、 意外摔伤史十份明确;

2、 口角有血迹、脑震荡、腰骶部软组织挫伤、后脑勺有淤青和血迹,这都是意外的明证;

3、 伤者无高血压既往史,可排除高血压所致的脑出血(这个是脑出血最常见的原因);

4、 首诊拟诊“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

这个会员已经53岁了,此时再用先天性疾病往其病因上套,有些牵强附会。

另外从政府对于大病的定义来看,已经花费50多万,未来还需要大额医疗费支出的,应明确为大病。

屁股决定脑袋:

宝调查员大概率不是学医的,对于这个病因的分析,我们很难要求他都懂,另外,拒付的话,会不会有拒付奖励?

陪审团成员,如果投票拒绝互助该会员,就可以少分担一些互助费用。这是不是陷入了“多数人暴力”?

保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踹度调查员和陪审团成员,让大家见笑了。

这个案子,如果发生在保险公司的理赔部,那么这家公司的总经理早就被中国保监会的派出机构叫去喝茶了。

转载侵删,编辑:海豚保阅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abybx.com/lifenews/fceedc038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