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百万医疗到惠民保,中国健康险市场将从群雄逐鹿走向垄断竞争的格局

慕再赵利强: 从百万医疗到惠民保,中国健康险市场将从群雄逐鹿走向垄断竞争的格局

作为保险公司的保险公司,再保险往往承载着风险控制的最后一道防线的职责。面对喧嚣与火热同在的中国健康险市场,再保险公司又将如何看待当前之市场境况。

慕再赵利强: 从百万医疗到惠民保,中国健康险市场将从群雄逐鹿走向垄断竞争的格局

以下为慕尼黑再保险北京分公司人寿及健康再保险总经理赵利强在“2021中国健康产业和健康保险高端研讨会”上的发言实录:

1

-Insurance Today-

说在前面:今天讨论的健康险专指医疗险

与监管层的统计口径略有不同,我今天要跟大家讨论的健康险专指费用补偿型医疗险,不包括重疾险。

目前市场上主流的重疾险实际上是一个寿险化的产品——定额给付的长期险。虽然它通过定额给付方法解决了医疗通胀的问题。但是,这个解决只是相对的,由于医疗进步导致的定价不足的问题在重疾险中是很难解决的。

重疾险的发生率,与临床诊断率息息相关,并不完全等于自然发生率。临床诊断率则会随着医疗进步带来的诊断手段升级变化而改变。

例如,在国外PSA筛查试验导致的前列腺癌诊断率的升高,在我国则因为B超普及带来了甲状腺癌确诊率的攀升,还有低剂量螺旋CT影像技术对发现早期肺癌贡献等。这些医疗技术的进步都对重疾险的长期费率保证提出了很大的挑战。

或许有一天,我们的重疾险会变成一个保证续保,但不保证费率的产品。

2

-Insurance Today-

有钱人老了,催生健康险市场

宏观层面,中国出现了两个不可忽视的现状:

①中国人比原来有钱了。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中国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突破了1万美元。

②中国人口结构老龄化比重日趋加重,据预测,中国将在2035年之后进入超老龄化阶段,届时老龄人口将占全部人口总量的23%左右。

有钱人老了,就想要花钱买健康,这一买方需求,正是健康险市场发展的前提。这也正是中国人对健康、人身保险买方需求快速增长的原因。买方需求剧增,卖方市场供给却还在初级阶段,这就必然形成一个供需不平衡的市场。

追踪市场我们发现,2010年到2020年这10年间,纳入统计的寿险和健康险的保费总量年复合增长率达到了14.7%。其中,健康险的年复合增长率达到了31.5%,远超寿险的11.9%的年复合增长率。

大健康、大养老等这样的产业,实际都是在逆生老病死这个自然规律的。比如我们追求健康,医疗行业让我们不生病或生病能够好治;我们想延缓衰老,因此产生保健或医美等行业;我们要推迟死亡的时间,养老行业应运而生来解决老龄化问题。这些对抗自然规律的行业,通常都会有两个特点,第一,这个市场很难做;第二,这个市场需要很多钱,市场规模会很大。我们非常确信将来中国的健康产业和健康保险都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

接下来,基于当前国内商业医疗险市场的产品结构,我来与大家分享一下慕再对于中国医疗险现状与未来的分析。

3

-Insurance Today-

商业医疗险市场的结构特点:高端增长乏力,低端集中度将增高

商业医疗险市场的结构,是依据它对应保障的范围与保费定价来划定的。它有着从低端到高端市场的分布。

高端产品的特点是,年理赔限额非常高,保障范围非常广。高端医疗险市场最大的问题是,它的增长速度非常缓慢,变成了一个存量市场。

以慕尼黑再保险公司为例,在进到中国市场之初,我们曾是国内唯一一个有专门的健康险条线的再保险公司。我们也曾经把高端医疗作为一个主要的发力点。

然而,随着这些年的磨合与观察发现,高端医疗险的增长真的相对缓慢。究其根源,主要原因是,受众群体的局限性导致这个市场的增量客户一直没有做起来,也就是说这个市场的蛋糕并没有做大。

在我们之后,很多保险公司和再保公司也加入到这个市场当中,然而由于该市场的蛋糕并没有想象中的大,导致高端医疗险内部的竞争性开始加剧。

从业务管理层面来看,高端医疗险在管理上存在着很大的缺失,几乎处于裸奔状态。比如,在高端医疗险的理赔层面,以前我们看不到太高额的赔付案例。但是,最近几年我们能看到越来越多的高额医疗险理赔。个别案例的年赔付额将近七、八百万。同时因为市场本身也不大,有些公司可能由于出一两个大额案例就会产生亏损。

再比如,通常我们的高端医疗险应该标配预售权管理的,但是现在基本没有这样配置的,有的也是形同虚设。在这种管理缺失的状态下,又面临着很强的市场竞争的话,最终的理赔形势不容乐观。

基于这种现状,我们本来预测2020年的高端医疗险理赔会有比较明显的恶化,没想到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大家就医行为明显减少而且也无法出国治病了,因此去年的医疗险理赔反而都有所好转。但是,从长期来看,这不是一个常态,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高端医疗险面临的问题。

低端医疗险部分更多的是企业补充医疗,是目前医疗市场保费占比最大的。我们可以把经办业务也都包含在里面。惠民保是整个论坛下来比较热的话题,据我们观察,惠民保市场目前也还没有做大,但它的确在快速增长中。预计未来两年会快速增长到一个相当的高度。

惠民保市场和低端医疗险市场都有向类似经办业务的方向发展的趋势,即由保险公司对这种具有准公共品性质的普惠型保险提供一个管理的职能,从而收取适量的管理费。这也是符合国际发展惯例的。

从国外的经验来看,这类业务保险公司的主要营收实际是来源于收取管理费的收入,而这也是整个医疗险市场的创收主流,这一种盈利模式决定了医疗险市场的未来发展方向。

而这一市场,未来可能将形成一个垄断竞争的格局。几家大而强的保险公司将占据市场主要份额,还有一些零星小而美的公司,在某一个细分的行业、某一个细分人群或者某一个地区,发挥它独特的竞争优势。

健康险有一个特点:健康险要做就必须有一定的规模。该险种的盈利公式是规模保费×利润边际。因此,如果规模不够大,要想长期维持医疗险稳定盈利的话将难于上青天。

我认为医疗险发展的最后的结果将是大多数公司主动退出医疗险市场,留下一些有核心能力的公司形成规模性的垄断。

当然,大家也不要悲观,并不是现在强的大的保险公司就一定能在医疗险领域立于不败之地,相反这里面也有着很多实现弯道超车的机会,大型保险公司有竞争优势,其他保险公司也有机会。这和三国时期一样,不是东汉衰败之后立即就呈现出三国鼎力局势,而是先经历诸侯群雄逐鹿的过程,最后才慢慢的形成可以互相抗衡的三国。

此外,我认为,除了保险公司之外,未来的中国健康险市场必然会在某个时段培育出大型的第三方公司作为这个市场的主要参与者,甚至引领行业进入新的竞争时代。

4

-Insurance Today-

中端市场:未来商业医疗险的竞争主战场

再看一下百万医疗险产品,这个产品类似一个介于低端和中端之间的一个产品。虽然这个产品本身有着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不得不承认,在中国医疗险市场发展过程当中,这个产品有着独特历史地位的。

必须承认,百万医疗险产品拉动了中国健康险市场,尤其个人健康险市场的井喷或者说发展,这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所以说百万医疗产品实际是一个非常划时代的产品。

现在很多公司在想百万医疗险怎么升级,但这个产品由于内生性问题,早晚会逐渐走到生命周期的终点上,至于怎么变化,还要看未来的发展。

反观中端医疗险在国内的存在感非常低。但是从实际情况看,我们认为,该产品的保障范围相对广泛,保费也通常控制在一个合理的水平上,未来应该是存在可观市场潜力的。

我们认为,未来高端市场向下中端化,低端及百万医疗险产品向上中端化,必将会促进中端医疗险市场的发展,这也是未来保险公司可以着重发力的方向。

打个比方,这就好象当下很多的网红餐馆,一到饭点会排很长队去那个地方吃饭,为什么会这样呢?究其原因有两个因素,一是好吃,一是不贵。所以能够有效的吸引消费活跃的中端市场人群。中端医疗险也应该是这样的,它不仅有一个相对广泛的保障范围,同时还具有一个容易接受的保费区间。这样一款顺应国内消费升级大背景的产品应该有着不错的市场预期。

5

-Insurance Today-

医疗险的温度,取决于产品、管理和服务“三架马车”

医疗险市场未来是非常大的一个市场,但是它也将是一个非常难做的市场。要做有温度的保险是当下业内的流行语,这其实很适用于医疗险。

最根本的原因是,这些险种的客户是短期的,随时可以走。当他感受不到温暖,觉得寒冷时就会走掉。从长期经营的角度来看,医疗险更需要整体解决方案——着力于产品、管理、服务这三点,在科技赋能加持下为市场提供整体解决方案将是最佳的模式。

管理在整体的医疗险里面是非常重要的。医疗险不像寿险那样只要产品卖出去就行,医疗险不但要卖出去还必须要管起来,否则卖出去的保险是不能保证盈利的。管理涉及三个层级的管理,消费者的管理、医疗机构的管理和保险公司的管理。

对于消费者的管理其价值在于可以有效的监控和管理消费者的诊疗行为,从而避免不必要的医疗支出,同时为消费者提供更加有效可及的医疗资源。

此外,消费者流动性强,提高高价值客户的留存率,是有效控制整体赔付率的关键。不过在实操当中,对消费者管理主要集中在监控FWA,比如是否欺诈、滥用和浪费等等几项的管理。有一些大额理赔案件的例子,通过管理可以减少实际理赔赔付支出,但并不会给客户带来不好的体验。

对医疗机构的管理则可以有效监控和管理医疗单位提供的诊疗行为,最终兼得提高医疗服务质量和有效控制医疗支出费用的双重效益。由于医疗险是与医疗机构和消费者高频交互的产品,必将造成保险公司的风险管理的多元化,怎么处理至关重要。

对医疗机构的管理,要监控和管理医疗提供方诊疗行为,以提高服务质量,以及控制医疗费用支出。这也是目前我认为最大的难点。

很多声音都在呼吁商业保险公司作为医疗或者健康产业支付方,但貌似保险公司这方的热度并不高。世界范围内来看,商业保险公司作为医疗的支付方或健康管理的支付方都是常见的模式,最关键一点是要有实现多方共赢的管理与制衡模式,毕竟保险公司最终是要实现其商业价值的。

作为支付方的保险公司要有支付方的话语权。话语权在哪里?这是一个亟需回答的问题。如果没有解决保险公司对整个支付链条的有效管理,那么保险公司要怎么来正确表达支付意愿?

最后,保险公司的自身管理就主要集中在产品设计、精准定价等方面,这是基于精准的数据分析、完善的续保策略以及有效的经营策略为前提的。这样才能方便跟踪观察产品售后的各种状况。毕竟,医疗险的风险因素非常多,各个环节构成有机整体,牵一发而动全身。没有一整套内部管理制度必然会带来险企的亏损风险。

众所周知,医疗险是一个受当地社保制度和医疗体制影响巨大的险种。我们国家的社保制度和医疗体制都存在着一定的特殊性,所以医疗险跟其他的保险并不太一样,有着它独特的经营难度。比如说我们国家的医疗体制目前是以公立三甲医院为绝对主导的一个医疗体制。保险公司想和这些大三甲医院谈信息共享、流程对接或费用控制还是不太现实的事情。因此我们的商业医疗险的发展还有很多的领域需要去探索,很多的困难需要去克服。

后记

如何实现管理式医疗:树形管理体系的完善

实现管理式医疗应该是以消费者为导向,对整个医疗险消费过程的全方位管理为前提的。

这里面即要有客户能够看到的,像销售、出单、医疗服务、理赔、续保等,更要有客户不能直观看到的,像风险筛选、定价与数据分析、健康管理、医疗管理、网络管理、理赔管理等,这些都是基于你的强大的IT系统和客户服务能力,最终形成一个树形管理体系。

这是一个成熟的、最终可以持续盈利的健康险公司必须具备的能力。

今天分享就到这里,谢谢。

转载侵删,编辑:海豚保阅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abybx.com/lifenews/5e393f0da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