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理赔人员心底那些柔软的地方—写在《受益人》上映前

一个理赔员的自白——写在《受益人》上映前
2019年11月8日,对于你来说将会是一个怎样的日子呢?那天你或许约了重要的客户,或许是你们的结婚纪念日,或许是孩子班级考试,或许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天,就像无数个普普通通的现在一样。而对于保险从业人员来说,它将会有那么一点特别——电影《受益人》正式上线。而对于我,一个曾经的寿险理赔员来讲,这就好像是把我的工作日常,摊开给大家看。

一个理赔员的自白——写在《受益人》上映前

我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寿险理赔员,普通到,你来到保险公司的理赔柜面,抬头就可以看见我,我的主要工作内容有:理赔资料审核,理赔案件调查,索赔票据理算,经典案例收集,理赔知识培训等。当然琐碎的工作中会有很多小插曲,有的客户会把桌子拍的扬灰三尺,有的客户会指着我问家住哪里,有的会嚎啕大哭,有的会撒泼打滚——所以现在的我有很强的心理素质——但我也有软肋,有的客户会送来感谢锦旗,有的客户会问我是不是需要休息,有的会哭着说谢谢,有的会笑着握我的手。虽然我已经离开这个岗位半年多了,每每闭上眼睛,还能回忆起形形色色的人间百态。我想,关于《受益人》,我是有发言权的。

受益人对我来说,意味着人性,我常常会讲,人性这种东西,偶尔见一次是很震撼的,但见得多了,你就会怀疑人性。

当一个客户送来理赔资料,翻开保单,受益人一栏里,一定写着某个人最在乎的名字,可能是配偶,可能是孩子,可能是父母,也可能是其他人。

一个理赔员的自白——写在《受益人》上映前

对于我来讲,最麻烦的就是法定,而争议最大的也是法定。就像那个两个女人抢一个孩子的故事,人性的博弈就体现在谁先放手。

记得有一个非常年轻的客户身故理赔,受益人刚好写得是法定,需要他的父母,配偶以及孩子等所有人的证件,并委托指定其中一个人来领取理赔金,因为需要本人签名,被保人的父母和配偶都来到了保险公司。父母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切肤之痛,外人是感受不到的。被保人的妻子看起来也很难过,只是眉眼间,还有一丝精明。在签委托协议的时候,她再三跟我确认,:“这个钱都是我的对么?” 我解释到,“通俗点讲,受益人是法定的含义是,被保人的父母,配偶,子女平分这个钱,现在只是需要委托一个人来领取理赔金,他们都同意委托给你,所以需要你在这里签字,理赔金到账以后,你们可以协商分配。”

听到这,被保人的父母,像是要表决心,又像是被人误会了要急于解释,赶忙说,“这个钱我们不要,她带着两个孩子,给她就好了。” 老两口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我的心里一下子如翻江倒海一般,暗戳戳地红了眼眶。离开得是他们爱了三十多年的儿子,在面对儿子留下的遗产时,竟然没有半点顾虑到自己的养老,或许在他们看来,儿子离开后最大的顾虑是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可即便这样,他们也有权利拿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情理之间,总归是那个爱得更多的人先放手。

一个理赔员的自白——写在《受益人》上映前

还记得有一个客户,因为参与网络赌博而背负了高额的网络借贷,深陷其中,不堪其扰。但在孩子和妻子面前,他却是一个很好的演员,扮演着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父亲,一个认真工作的顶梁柱——直到他选择自己离开得那一瞬间,家人还沉浸在他的演技之中,对于他参与网络赌博的事情一无所知,只知道他的电话越来越多,加班越来越晚,就连得知他自杀的消息后,家人都以为是工作压力太大的缘故。后来慢慢核实才知道全家人都被他蒙在鼓里,他走了,带走了自己撕开的黑洞,带走了自己解不开的谜题,只给家人留下空空的一个念想,和一笔不用偿还债务的保险理赔金。看到这种例子,我甚至不希望被保人买了保险,这样他就不会把保险当成对赌协议,好像保单生效超过两年,就有了自己掌握生死的权利,而忽略了自己本身的能力。保险可以暂时给受益人一笔理赔金,却赔付不了,他作为一个丈夫、父亲、儿子的角色职责,我也奉劝那些崩溃在压力边缘的家庭顶梁柱们,不要试探红线,更不要因为买了保险,就轻言说放弃。

一个理赔员的自白——写在《受益人》上映前

受益人,短短的三个字,在我看来就是试金石,不管你伪装的多么谨小慎微,在理赔金面前,谁都是最真实的,哪怕你表现的无所谓,也是最真实的无所谓。

有一个朋友,和老公离婚了,感情不和。朋友老公年长她几岁,我们总以为离婚是因为朋友太任性。可离婚后没多久,她老公就再婚有了新的家庭,而她的病,比她老公的新婚来得更加突然,什么都没说就走了。她的保险受益人写得是孩子,可怎奈孩子还未成年,只能由孩子唯一的监护人(孩子的父亲,朋友的前夫)来领取,可此时,孩子的爸爸已经有了新的家庭,明确表示不会抚养孩子,孩子一直都是跟着姥姥生活的。但就是孩子的亲身父亲,竟然摆出着一副趁火打劫的姿态——这个钱他来领没问题,但必须分一多半给他,否则,一分钱也别想拿到——生性凉薄,我想也不过如此吧。

当丑陋的人性褪去所有伪装,赤裸裸地如跳梁小丑一般,利用条款赋予他的权利,来要挟自己最亲爱的人时,我真的希望,条款之下有一个特殊功能,可以一根根拔掉他身上抖动的刺。可作为规则的守门人,理赔员并不能有太多的个人感情,我只是想不明白,明明我们在缔结一份保险合同,写下受益人时,是源于爱与责任,可等到履行合同时,它却成了恨与贪婪的帮凶——我后来渐渐也想明白了,如果没有这份合同,我们就没这么多机会见到真正的人性了。

转载侵删,编辑:海豚保阅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abybx.com/baoxianzhishi/shouyiren-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