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财产险理赔案例:风力等级认定争议,看保险公司和被保险企业的证据

弘康520|会长大的重疾险,除了贵点,没啥别的套路

弘康520重疾险,会变大的重疾险     废话不多说,本期我们一起来”变变变变变成大巨人”~     行业风起云涌,产品也是一波追着一波,一浪高过一浪, 嘉乐保下线的怨念还未消退 弘康人寿臻爱520强势杀入,撩拨我们的心弦   来,随我向前…

企业财产保险中,尤其是财产综合险、财产一切险,自然灾害都是其主要承保的风险种类,而在自然灾害中,暴风又占据了较大比重。今天理赔汪会通过一个诉讼案例,来为大家介绍下关于企业财产保险下暴风责任的争议问题,欢迎加微信讨论。

一、财产险承保情况

某木业公司向某保险公司投保财产综合险,保险期间自2017年11月11日零时起至2018年11月10日二十四时止。保险标的包括厂房、成品半成品、机械设备等共计574万元,保单约定:若发生火灾保险责任损失,每次事故绝对绝对免赔率为损失金额的30%,其他保险责任损失,每次事故绝对绝对免赔率为损失金额的20%。原材料的赔偿计算单价最高以进货价为限。产成品、半成品的赔偿计算单价最高以成本价为限。

二、财产险出险经过

2018年7月31日,木业公司所在的平和县山格镇发生大风,导致木业公司财产损害。
企业财产险案例:风力等级认定争议

三、理赔争议及诉讼经过

保险公司认为出险时标的所在地未达到暴风级别,保险责任不成立,向木业公司发送拒赔通知书,双方协商不成,对簿公堂。
证据方面:保险公司提供了一份漳州市华风气象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于2018年8月15日出具的《天气要素分析》,内容为:平和县山格镇2018年7月31日16时至20时的区域天气情况如下:降水量:无,风向:西北风;极大风速:8.5米/秒(五级风)
(木叶公司辩称:天气报告以县级为最小单位,而非村镇作为最小单位。在保险标的所在地无气象监测点的情况下,应以平和县区域的天气情况为准。)
而木业公司则向一审法院申请向漳州市气象局调取以下证据:1、2018年7月31日平和县境内是否属于灾害性天气;2、2018年7月31日平和县境内极大风速为多少,平和县境内最大风力到几级。漳州市气象局于2019年1月25日出具一份《2018年7月31日漳州市平和县境内部分气象要素材料》,内容:1、平和县气象台在2018年7月31日08时45分发布高温橙色预警信号,2018年7月31日12时35分发布雷电黄色预警信号。2018年7月31日无暴雨、短时强降水天气。2、2018年7月31日平和境内极大风速为19.0米/秒(八级风),出现位置为平和大监站(延寿山山顶)。
(保险公司辩称:漳州市气象局出具的气象证明不能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本案被保险标的出险地为平和县山格镇平寨开发区,应以平和县山格镇气象监测站的数据为准。3.漳州市气象局出具的证明显示,2018年7月31日平和境内极大风速为19.0米/秒,出现位置为平和大监站(延寿山山顶)。平和大监站(延寿山山顶)距离被保险标的较远,且出现的极大风速在延寿山山顶。根据常识判断,因海拔和地理位置不同,山顶风力肯定比山下风力大,故平和大监站的气象数据不能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
诉讼期间,一审法院向漳州市气象局调查,漳州市气象局工作人员口头告知:漳州市华风气象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为漳州市气象局下属的企业。另,平和大监站是平和县整个县城的基础站。
现在问题的焦点比较清晰了,原告(木业公司)和被告(保险公司)分别提供了关于暴风强度的气象证明,区别是原告是申请法院去调取的漳州市的气象报告,证明当时风速达到了暴风等级,而被告是直接提供的其委托气象科技服务公司出具了平和县山格镇的气象报告,证明当时风速没有达到暴风等级。
这就是矛盾所在!
那么两者的证据法院会采信哪一方的呢?
企业财产险案例:风力等级认定争议
在公布答案之前,理赔汪还是先科普一下保险条款中关于暴风的约定:
财产综合险》保险责任部分:第五条 在保险期间内,由于下列原因造成保险标的的损失,保险人按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负责赔偿:
(一) 火灾、爆炸;
(二) 雷击、暴雨、洪水、暴风、龙卷风、冰雹、台风、飓风、暴雪、冰凌、突发性滑坡、崩塌、泥石流、地面突然下陷下沉;
(三)飞行物体及其他空中运行物体坠落。
另,在该条款的释义部分,对暴风的定义做了定量的明确:
暴风:指风力达8级、风速在17.2米/秒以上的自然风
因此理论上说,只要风速高于17.2米/秒,则属于暴风,反之则不属于。那么问题来了,这里的风速,指的是哪里的风速?
按照通常理解,应该是保险标的所在的那个点的风速。但是实操上呢,我们不可能在每一个保险标的旁边都装一个风速测量仪,并且即使装了,它测出来的值具不具有权威性和法律效力,同样难以确定,为了解决一个问题(位置准确)而产生了更多问题(效力认定及其他因素),因此这种方式没有任何操作意义。
实务上,我们一般会调取标的所在地的气象局数据,并以这个数据为定责依据。一般来说是可以解决效力问题,以及一定程度的数据准确性问题的。但是偏偏就有例外,本案就是一个比较经典的例外。
同样是气象证明,一份是市气象局的,一份是精确到镇的,谁的效力更高?是从地理精确度来看?还是从行政级别的高低来看?
企业财产险案例:风力等级认定争议
————————————————————————-
答案来了: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出具的市气象局的气象证明,公信力较高,当地风速19米/秒明显超过合同约定的17.2米/秒的暴风标准,因此予以采纳。因此一审原告胜诉。
保险公司不服判决结果提起上诉,并提供了本案的第三份气象证明:平和县气象局NO.(2019)平气BG(005)《气象资料分析报告》,证明同兴公司发生财产损失的平和县山格镇在2018年7月31日08时至2018年8月1日08时的极大风速为9米/秒,与合同约定的风速在17.2米/秒的自然风不符,不属于保险公司的责任范围
这份证据可以看出,它是由县气象局出的,而不是气象服务公司出的(哪怕它也是体制内的),公信力有所提升,但是从行政级别上来说,县的级别仍是低于原告出具的市级气象证明。
当然,我们也不能简单看谁的级别高就信谁,级别越高,它在细节方面的精度还有可能更低呢,如果只看谁级别高,那不就是比官帽子了吗?且看二审法院是如何分析认定的:
二审法院认为,保险公司应承担本案保险理赔责任。理由如下:1.无论保险公司提供的平和县气象局NO.(2019)平气BG(005)《气象资料分析报告》、漳州市华风气象科技服务有限公司NO.(2018)PH(002)《气象资料分析报告》,或是木业公司经申请调查令调取的漳州市气象局《2018年7月31日漳州市平和县境内部分气象要素材料》,均属于区域性风速监测数据,并不足以确切反映事发当时同兴公司厂房所在地的极大风速,保险公司仅以前述区域性监测数据为据,不足以支持其上诉主张。结合双方一些其他证据,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从二审法院的措辞来看,透露出几个信息:
1、气象报告并非是谁级别高就采信谁
2、理想状态是采用非区域性的气象数据,而不是区域性的气象数据,因此上述几份区域性的气象数据均有不准确的成分。
3、虽然并不能确定这几份“不够准确”的气象证明谁相对更准确,但对于上诉人来说需要提供证据来支持其上诉请求,如果不能提供,则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
结语:理赔汪对于这个诉讼结果是比较认可的,对于气象证明,首先应考察其权威性,如果都具有权威性,再考察其证明力,即这个数据能在多大程度上代表保险标的所在位置的风力,目前来看,无论是气象观测点的位置、海拔差等都有可能影响其代表性。在所有的证明材料都不足以证明或者证伪保险责任,甚至材料之间还存在矛盾的情况下,理赔汪认为保险公司应该严格按照保险法第三十条的规定执行。

附:《保险法》第三十条 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订立的保险合同,保险人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对合同条款有争议的,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合同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应当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解释。

当然,这只是一个财产保险合同理赔诉讼的个案,不代表所有的纠纷都要以这个判例为准,我国是大陆法系,不搞欧美法系那一套。但是,本案体现出的司法思路是非常值得思考的,在当今中国的司法环境下,保险公司相对比较弱势,被保险人如果能提供关键且三性充分的证据证明自己的主张,即使保险公司有同样效力的相反证据,法院大概率是会支持被保险人的。

和泰金多多万能险,4.025%年金停了还有这个-官方代理购买

转载侵删,编辑:海豚保阅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abybx.com/baoxianzhishi/qiyecaichanbaoix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