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星联合妈咪保贝上线问诊服务–保贝医生,10分钟接通三甲主任医生

复星联合妈咪保贝上线问诊服务–保贝医生,10分钟接通三甲主任医生

其实,儿科医生轻问诊这个事情,我在数个月前就知晓了。

一直在催促复星尽快给它搞上线,可是无奈,也不知道是内部推动这个事情效率太低,还是因为做这个很花功夫,所以拖至上周才终于落地上线,具体内容如下图:

妈咪保贝上线轻问诊服务 解决了诺贝尔经济难题?
妈咪保贝上线轻问诊服务 解决了诺贝尔经济难题?

简单来讲,就是分两个版本,一个是普通版,适用于短期保障保单;另外一个就是VIP版,适用于长期保障保单。

再次声明下,我不是给他们打广告,他们也没给我任何费用,我只是纯粹出于认可,真心觉得好,才来给大家分享。

理由我会来谈,有没有用,各位自行判断:

第一,儿科疾病在早期很难精准判断。我前段时间看到了一篇文章,是一名妈妈分享了一段“她孩子误诊误判”的危险经历,一开始以为是发烧感冒,比如她写道:

“11 月 7 日,我带阔阔游泳回来,当晚他便哭闹不止,帮他量了体温,体温计上的数字是正常的。

8 日,低烧,38 度,食欲不佳。

9 日,持续低烧。吃退烧药,洗澡,退了烧烧了退。

10 日一早,已经高烧到 39.4 度,同时肚子上有红疹出现,我迅速带他去我家附近的一家儿童医院。

验血,白细胞 12 点多,嗓子红,医生给的诊断是呼吸道感染,荨麻疹。

开了头孢、健儿清解液等药,回家遵医嘱,但退烧药吃了退,退了烧。

11 日,红疹开始在后背,手、脚陆续出现,高烧 39.6,美林和泰诺穿插吃,仍是退了烧,烧了退。

12 日,高烧。

红疹在后背、大腿、胳膊……大面积出现。眼白开始发红,整个人精神还好,食欲不佳。嘴唇红紫。

这时我真的急了。

 

后来,经过特需专家判断,可能是川崎病,建议博主去北京儿童医院,或者八一、儿研所等三甲医院去检查。

博主回家后也在网上查找资料,发现自己孩子的症状的确很像川崎病,但又和感冒很相似,如果能在疾病的前期发现,冠状动脉不受影响的话,儿童可以完全恢复。

但常有把川崎病当作感冒来治,有些小朋友在门诊挂了十几天水,最后才发现是川崎病,耽误了最佳的治疗时间,形成了动脉瘤,终生被严格限制运动,造成不可挽回的遗憾。

博主她自己想起了也是相当的后怕,她说

“当时阔阔高烧三天,我骨子里存在着一丝侥幸。

也许不是呢。也许医生多疑了呢。

也许就是普通感冒呢,也许等两天就退烧了呢。

这么奇葩的病,怎么就那么倒霉,会被我们得上呢。

我被吓得肝胆俱裂,不再有任何犹疑,抱起熟睡中的阔阔,直奔北京儿童医院。”

 

博主的这种“惊魂未定,下破肝胆”的经历,和我之前一篇名为「被99.99%父母忽略的“众病之王”——儿童癌症」的文章,里面讲到的确存在很多例子,显示父母在对孩子肿瘤早期症状很容易出现误判或者发现不及时。

所以,如果有父母们可以很轻松方便的就孩子出现的症状,咨询到全国三甲医院儿科医生,是不是可以很大程度上,减轻或者降低对孩子部分疾病的误判。

这是我第一个推荐这个服务的理由。

第二,还是它的便利,不要小看它,它可是解决了世界级扶贫的难题,也决定了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版给谁。

他们是三位美国经济学家: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阿比吉特·巴纳吉和埃斯特·迪弗洛,以及来自哈佛大学的迈克尔·克雷默。

我曾经看过阿比吉特和迪弗洛合著的《贫穷的本质》一书,书中提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点,就是非洲贫穷的人民都知道疫苗的重要性,但是为什么大家都不愿意去打疫苗,况且还是免费的?

妈咪保贝上线轻问诊服务 解决了诺贝尔经济难题?

难题的关键就在于要注射疫苗,很多人需要翻山越岭,历经一天到两天时间才到疫苗注射中心,一想到这里,很多人就放弃主动接受疫苗的想法,哪怕是免费的。

妈咪保贝上线轻问诊服务 解决了诺贝尔经济难题?

后来教授们做了一个实验,把疫苗站点开设到了分散在各地的小村落,然后在宣传免费和疫苗的意义,结果发现疫苗接种率出乎预料的得到了大幅提升

如果提供经济激励,比如如果你来接受免费疫苗注射,还可以获得一定数量的大豆,那么这个比例更是翻番了

回到这篇文章的主题上来,我想任何父母都知道及时、准确的判断孩子健康状况是多么的重要,但是一想到要去医院排数个小时的队,尤其是人满为患的三甲医院、儿童医院,恐怕很大部分比例的父母都会放弃,或者说再等等看,再吃点药看看,或者在家附近社区医院多挂几天盐水再说。

那如果有一种方法,成本可控(我不知道复星为此付出了多少成本)或者成本廉价,可以让父母们很快的,便捷的,直接通过手机就可以和全国三甲医院的儿科医生联系上,咨询上,是不是更好的提高父母对孩子健康的判断准确率,降低因为误诊,未及时就医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保贝医生,这项线上轻问诊服务,看似微小,背后实则蕴含着诺贝尔奖的逻辑和道理。

这是我推荐「保贝医生」这项服务的第二个理由

第三个理由,我想说说妈咪保贝这款产品。

《这款产品出来快一年了,无人超越?这篇历史旧文里面,我提到了5大推荐理由:

  • 从出来到现在,还没有谁家做出新的产品超越了妈咪;

  • 特定疾病(含白血病)不限制理赔年龄;

  • 把「淋巴瘤」、「神经母细胞瘤」、「肾母细胞瘤」2倍保额赔付;

  • 支持重疾2次赔付不分组,支持保障终身,责任灵活可选

  • 超级便宜,性价比非常高

 

今天我还要增加一个理由,就是它的罕见病,3倍保额赔付,也就是说,你如果买了50万基本保额,可以赔你150万。

有人讲,这个罕见病说明概率很低很低嘛,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

我接下来给你看个故事,你就懂了。

钱江晚报一周前发了一条新闻,名为「两个女儿都是罕见病!苦等10多年盼来新药,妈妈却放声大哭:这让我更煎熬」

现今5岁的女儿梦茹,在出生不久就被诊断为脊髓性肌萎缩症(SMA),这是一类由脊髓前角运动神经元变性导致肌无力、肌萎缩的疾病,属常染色体隐性遗传病,临床并不少见

妈咪保贝上线轻问诊服务 解决了诺贝尔经济难题?

(妹妹梦茹最喜欢在电动轮椅里四处转)

大她7岁的姐姐梦园也是这个病,这几年间,梦园的情况一天天变糟:3岁前还可以勉强走路;之后只能坐;5岁前,坐在椅子上,还看不出异常;5岁后,腰部开始变形……

妈咪保贝上线轻问诊服务 解决了诺贝尔经济难题?

(梦园总是心事重重)

10多年以来,母亲黄银华本来已经渐渐接受了这样一个残酷事实,两个女儿无药可救了。

但到了今年10月,她得到一个消息,国家批准了一种注射液,专门治疗SMA,两个孩子有药可医了。

但黄银华的却是更大的痛苦,“一针70万元。有药了,可是我们没有钱。有了希望,但抓不住,只有当妈的才知道那种煎熬。”

“我和老公看完那个信息,三天没出屋:药是有了,去哪儿弄钱?”

“以前说没药,也就认命了。但现在明知道有了希望,可抓不住,心里像刀子割一样。

妈咪保贝上线轻问诊服务 解决了诺贝尔经济难题?

在医院出具的治疗意见中:两姐妹都确诊SMA,可使用诺西那生钠注射液治疗,该注射液每针699700元,第一年需要6针,第二年起需每年3针终身维持治疗。根据中国初级卫生基金会现有援助项目:援助后第一年自付140万元每人,第二年自付105万元每人。

不要说贫穷的家庭,就说一般的家庭,也是打不起这个针,现在黄银华只能寄希望于这药能快点进医保

这个新闻和妈咪保贝有什么关系呢?因为梦园和梦茹所患的脊髓性肌萎缩症(SMA)正是妈咪保贝少儿特定罕见病病种之一,如下图所示:

妈咪保贝上线轻问诊服务 解决了诺贝尔经济难题?

2018年5月11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等5部门联合制定了《第一批罕见病目录》,脊髓性肌萎缩症被收录其中。

妈咪保贝除了针对「婴儿脊髓性肌萎缩症」之外,还有另外4种少儿罕见疾病提供3倍保额保障,这也是妈咪保贝所独有的疾病保障责任。

你说好不好。

最后总结下,今天这篇文章主要是借助妈咪保贝上线「保贝医生」轻问诊+门诊绿通服务来跟大家再来聊一聊这款少儿重疾险。

我也看了复星官方渠道发布的内容,太简单了,而且低调,也不知道是他们自己没有自信,还是受到其他约束。好产品,不应该烂在自己的系统里,千万别学「倍倍加」和「嘉乐保」

转载侵删,编辑:海豚保阅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abybx.com/baoxianzhishi/mamibaobei-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