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迪估算】本次交强险和商业车险的费率分别下降28.6%和13.3%

车险保费增长将疲弱

而非车险保费将维持强劲增长势头

 

车险仍是保险行业重要的保费推动力,2020年上半年占行业保费总额的57%,尽管今年上半年受新车销售萎缩16.9%影响,车险保费同比增速降至3%以下。未来12-18个月,随着经济活动逐渐复苏,汽车销售的下滑势头可能放缓。

 

进一步车险费改自2020年9月起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这将显著制约车险保费增长,甚至导致车险保费下降。主要改革措施包括非强制性商业车险设定的附加费用率上限由35%下调为25%以及降低交强险定价中使用的最低交通事故费率调整系数。根据我们的估算,这些调整将会使得交强险和商业车险的费率分别下降28.6%和13.3%。

 

但是,一些非车险业务的保费增长仍将保持强劲,从而支持我们的稳定展望。非车险业务的增长将促进产品多元化(图1),并缓解竞争激烈的车险业务的定价压力。尤其是,意外险和健康险将继续成为非车险业务保费增长的主要推动力,因为疫情的爆发提高了公众的健康意识及健康保障需求。强有力的政策支持也将推动农业保险和责任险的持续增长。2020年8月,银保监会发布了财险业三年行动方案,并重申政府将促进这两项业务的增长,以确保粮食稳定供应并支持经济增长。传统的企财工程险业务增长将获益于基建投资和企业支出的支持。

 

【穆迪估算】本次交强险和商业车险的费率分别下降28.6%和13.3%

但是,财险公司也面临这些非车险业务带来的各项产品风险,反映在大型财险公司报告的非车险业务综合成本率普遍上升且波动性大(图2)。由于过去几年非车险业务增长迅速,保费收入规模最大的财险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人保财险,财务实力评级A1/稳定)的承保利润率更大幅波动。该公司的赔付率从2018年的62.0%上升至2019年的66.2%,主要原因包括更严重的灾害损失导致农业险净赔付额上升以及经济放缓情况下保证险保单的损失增加。

 

【穆迪估算】本次交强险和商业车险的费率分别下降28.6%和13.3%

价格竞争的加剧以及医疗成本的上升可能会降低健康险的承保利润率。该行业的农业险还面临气候变化的风险,保证险业务面临当前经济放缓的风险。财险公司在非车险业务增长的情况下管理产品风险的能力将推动其信用状况的分化。

 

尽管如此,该行业的风险管理措施将有助于缓解涌现的产品风险。财险公司会购买再保险来控制极端事件的损失。为了降低损失数据不足导致的产品不当定价风险,财险公司在产品设计和定价方面越来越多地增加了再保险公司的参与。此外,国内大部分财险产品期限只有一年,因此财险公司可以调整费率来反映实际的损失经验。

 

政府支持也将在缓冲产品风险方面发挥重要作用。我们预计,中国政府(A1/稳定)将进一步扩大保费补贴,允许保险公司制定商业性可行的费率。多数政策性农业险产品有定价调节机制,可降低保险公司在特定周期内累积承保损失的风险。2020年8月,银保监会批准设立首家农业再保险公司——中国农业再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财政部为其多数股东。此举将扩大农业再保险能力并支持该行业的再保险需求。

 

此外,银保监会对信用险和保证险出台了更严格的规定和承保限制,这将放缓此类保险业务的增长并促进更审慎的承保行为。此举反映出,在当前经济形势下借款人的逾期率上升,监管部门越发关注由此给财险行业带来严重损失的风险。相对于其他保险业务,信用险和保证险对于宏观经济形势高度敏感。2020年第一季度,信用险和保证险赔付额同比增长了50%,达到人民币161亿元。

 

车险费改令承保盈利能力面临风险

 

2020年财险业的承保业绩将有所改善,主要原因是疫情爆发令车险赔付额减少。但是,车险费改的进一步实施是本展望期内的主要风险。2019年,财险业的承保业务勉强实现收支平衡,综合成本率为99.5%(图3)。

 

【穆迪估算】本次交强险和商业车险的费率分别下降28.6%和13.3%

2020年第一季度车险赔付额大幅减少,原因是应对新冠疫情的封锁和旅行限制措施导致车流量显著下降。因此,2020年上半年三大财险公司的车险赔付率同比下降0.3至4.0个百分点,这将足以抵消借款人拖欠率上升导致的保证险赔付率的上升。由于承保条件收紧和经济复苏,我们预计保证险的赔付率将在2020年内逐步下降。

 

其他非车险业务方面,疫情相关的索赔较少。我们预计疫情相关的健康险索赔很少,因为相关医疗费用大部分由政府承担。此外,财险公司对业务中断险和活动取消险的敞口有限,相比之下,欧洲和美国的财险公司则损失较大。

 

虽然2020年5-8月长江流域洪灾的经济损失可能会打破记录,但对财险公司盈利能力和资本水平的压力将处于可控范围内,原因是受灾地区的保险渗透率较低,同时财险公司和各行业对洪灾风险的管理有所提高。

 

2020年后,车险费改是承保盈利能力面临的主要风险。首先,附加费用率和最低交通事故费率调整系数的下调将推动全国车险费率下降,并令保费充足率进一步承压。在历史赔付率较低地区有较大业务敞口的财险公司将面临交强险费率的更大幅下降。

 

其次,扩大保障范围和取消某些免责条款会加大车险赔付的损失。银保监会表示其目的是在最大程度上降低这些变化带来的保费增长,此举将限制财险公司将相关成本转嫁给保单持有人的能力。

 

我们预计银保监会将继续采取强有力的措施来防止激进的价格竞争和操纵费用入账的行为。2020年7月,银保监会收紧对车险市场的监管,严控佣金费用延迟入账和激进营销策略等情况。

 

费用率将有所改善。财险公司将进一步控制车险佣金费用增长,以抵消车险赔付率预期上升的影响。另一方面,财险公司将继续大量投资于发展专业知识和数字化能力,以支持非车险业务的扩张。一些规模较小的财险公司可能会出现较高的费用率,原因是这些公司的规模往往不足以吸收这些前期成本。

 

除了承保盈利能力降低以外,债券收益率下降也将削弱财险公司的投资收益增长。除了上述所有因素,2019年一次性税收抵免带来的较高比较基数也意味着本展望期内盈利水平较低。

 

车险费改将损害承保利润

 

2020年上半年道路车流量减少带来的车险赔付额下降抵消了疫情冲击造成的保证保险损失的上升。但是,车险费改的进一步实施将会降低车险费率并扩大保障范围,从而削弱财险公司未来12-18个月的承保盈利能力。我们预计,财险公司将会控制佣金费用增长以部分缓冲车险赔付率的上升。再加上债券收益率下降造成的投资收益增长放缓,财险公司未来12-18个月可能出现盈利下降的局面。

 

 

转载侵删,编辑:海豚保阅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abybx.com/baoxianzhishi/c2904c3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