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高净值家庭年均保费为 16.2 万元】2020年高净值人群健康投资分析

高净值人群基本画像

 

参与本次调研的高净值人群800人(其中家庭净资产千万以上的主力高净值人群占比50%),男女比例约为6:4,已婚一孩居多。平均家庭总资产7717.7万元,年收入平均195.8万元。他们中有25.6%的人认为财富自由的门槛(即可投资的金融资产)在5千万到1亿元之间,认为是1亿元的占比17.4%。

 

【超高净值家庭年均保费为 16.2 万元】——2020年高净值人群健康投资分析

 

高净值人群普遍受教育程度较高,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人群占比92.9%。高净值人群中有16.1%是“科技新贵”,在互联网和科技行业的风口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来自地产、建筑和金融行业的“老钱”一族依然是高净值人群聚集的领域,占比30.4%。这些人以企业主/企业高层管理者(38.0%)居多,其次是中层管理者(28.8%)。以民营/私营(33.8%)居多,国有控股(20.6%) 其次,外资(17.4%)和国企(6.6%)仅排在第四、第五位,说明当前人才跟着薪酬的市场机制而流动,企业性质的固有观念已被打破。

 

 

现状与趋势

偏爱金融投资,重视中长期财富规划

 

本次调研发现,高净值人群资产配置中,金融投资产品(理财、股票、基金、资管计划等)占比最高,达 73.6%;购买保险的人数居第二,多于选择存款的人群。这说明,在家庭财富安全及可持续方面,目标人群的选择相对多样化,保险在财富保障中的作用得到了高净值人群的认同。投资不动产的人群数量已经下降到了第五位。

 

【超高净值家庭年均保费为 16.2 万元】——2020年高净值人群健康投资分析

 

疫情对高净值人群的投资项目配比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调研发现,55.9% 的人计划增加金融投资产品配比,疫情前的配比为35.5%。46.4% 计划增加保险配比,疫情前的配比为 13.2%。值得注意的是,高净值人群投资布局中,保险成为未来计划增加的核心产品之一,且未来增幅仅次于金融投资产品。可见,受疫情影响,对“安全感”的渴望激发了用户购买保险的愿望。

 

高净值人群购买商业保险的行为和动机是什么?

 

这也是本次调研中颇受关注的类目。通过高净值人群对商业保险的态度调研可以发现,人们购买的首要目的是可以应对突发的风险(如健康风险、意外风险),是家庭稳定的基石(45.1%),财富传承的功能排在第二位(40.4%),这两者都与“安全”“传承”有关。

 

【超高净值家庭年均保费为 16.2 万元】——2020年高净值人群健康投资分析

 

高净值人群如何配置保险?

 

调研发现,在已购保险类型中,高净值人群在养老传承保险(76.6%)购买比例最高,且配置比例接近一半。此外,重疾险(69.6%),意外险(67.3%)购买比例也较高,其中重疾险的配比约占到总保险配置的四分之一,表明高净值人群配置险种较为丰富。

 

在调研中发现的一个可喜现象是,高净值人群将自己作为所购保险的被保险人的比例占到 83.0%,其后依次是配偶(69.0%)、子女(59.1%),这一顺序说明高净值人群具备了相应的保险知识,了解保险要率先保障家庭收入的主要贡献者。

 

 

高净值人群花在保费上的金额究竟是多少呢?

 

调研发现,高净值家庭年平均保费为 13.2 万元 , 超高净值家庭的年缴保费达 45 万元。三成高净值家庭年缴总保费在 10 万元以上,其中,年保险费用支出 30 万元以上比例近 12%。而年保费 3 万元以下的家庭近 25%,表明在商业保险产品的配置上仍有提升空间。

 

购买保险的渠道除了代理人渠道(62.0%)外,银行渠道的作用不容小觑,选择互联网的人群比例也占到 47.4%,说明除了传统的代理人渠道之外,银保渠道和互联网渠道日益成为保险产品销售的重要渠道。

 

通过保险进行财富传承的方式在高净值人群中普及率最高。54.6% 的高净值人群认为财富传承实现方式可以通过保险,高于设立基金(42.5%)、设立遗嘱(42.0%)。年金险具有类信托的功能,所有权始终由投保人控制,可达到移产不移权的功能。

 

【超高净值家庭年均保费为 16.2 万元】——2020年高净值人群健康投资分析

 

年金和终身寿是主要的保值和传承工具

 

调研发现,在养老与财富传承上,高净值家庭每年平均缴纳养老/传承类保险产品 12 万元,值得注意的是,超高净值家庭的年均保费支出超过 30 万元。平均总保额超过 700 万元。

 

有 74.3% 的人购买养老/教育金等年金险类产品是为了享受更好的养老环境以及养老/子女教育得以费用保障,69.3% 为了得到更好的养老/子女教育服务,表明高净值人群对此类险种的高度认可。没有购买养老/教育金等年金险类产品的人中,有 27.0% 的人未来考虑会购买相关的年金产品。

 

【超高净值家庭年均保费为 16.2 万元】——2020年高净值人群健康投资分析

 

购买终身寿产品的主要原因,首先是将其作为财富管理(财富保值、增值)方式(80.6%),其次是作为财富传承(75.3%)。那些没有购买这一产品的,27.3% 的人表示会考虑

 

 

 

 

现状与趋势

八成高净值人群受健康困扰

 

调研发现,虽然高净值人群对自身的身心健康满意比例较高,但受健康困扰的比例超过八成。肩颈不适(32.2%)和易疲倦(29.6%)成为困扰高净值人群的两大主要问题。此外记忆力下降(27.2%)、失眠多梦(25.1%)、头痛头晕(20.6%)等“头部”问题也较突出。

 

针对目标人群慢性病的调研发现,六成以上的人有慢性病,咽喉炎(17.4%)、鼻炎(17.2%)、及高血压(13.5%)排在前三位。一定程度上,这与空气质量以及饮食或休息有相关性。

 

【超高净值家庭年均保费为 16.2 万元】——2020年高净值人群健康投资分析

 

在信息渠道上,医疗机构、朋友/亲戚推荐以及保险机构的健康管家是他们获知医疗信息的三大渠道,并且是他们最信赖的三大渠道。

 

这说明人们认可专业保险机构在医疗资源整合和服务上的能力。微信、微博、门户网站等互联网渠道虽然接触频繁,但是信任程度较低。

 

高净值人群最近一年就医及购药费用平均花费 2.1 万元,其中 3000 元至 1 万元占比最多(31.4%),其次是 1万-3万元(24%)。医疗费用支付以社保支付和个人支付者居多,选择这两项的人占比 60% 以上,而保险公司支付仅为 23.7%,一种情况是这些慢性病花费不高,大多在社保支付的范围内,一些药可以在药房购得。

 

需求洞察:看重就医服务质量 医疗资源整合服务渐受青睐

 

高净值人群日常如何就医?他们就医时看重哪些因素?他们对医疗不满意时如何解决?

 

有就医需求时,高净值人群首选公立三级医院的普通门诊(44.6%)和特需门诊(37.7%)。其次为公立一、二级医院,公立中医院和公立社区医院。公立医院的选择排在前列,这与中国公立医院的专业性、权威性有很大的关系。至于选择私人医院的原因,高净值人群愿意享受更好的服务以及节约排队等候的时间。另外,有 11.9% 的高净值人群拥有私人医生。

 

【超高净值家庭年均保费为 16.2 万元】——2020年高净值人群健康投资分析

 

高净值人群在选择医院时主要考虑医院的擅长领域(50.1%),医生资质和经验 (44.3%)以及医院口碑(43.3%)。但有 31.7%对整体服务质量有要求。

 

相对而言,医院环境和服务是私人医院的优势。不同需求的出现给不同的就医渠道提供了空间,仅 8.7% 的人关注医疗价格,这也说明大部分高净值人群会为优质的健康服务买单。

 

当对医疗不满意时,34.0% 的人会去外资私立医院就诊,33.2% 的人会寻找关系来解决。这一情况高净值人群在访谈中也提及,更相信私人关系,如果私人关系不够,会去不同的医院问诊,多方选择比较后确定最佳治疗方案。相对而言,高净值人群可选择的医疗渠道还是比较灵活的。

 

【超高净值家庭年均保费为 16.2 万元】——2020年高净值人群健康投资分析

 

11.6% 的高净值人群会在不满意医疗的情况下选择境外就医,表明境外医疗成为部分高净值人群医疗选择的重要补充渠道。实际上,过半高净值人群已有境外就医及体检经历。旅游医疗(27.7%)、境外体检(18.7%)及慢性病医疗(15.6%)是他们境外医疗的三大主要需求。

 

中国香港(40.8%)成为高净值人群最青睐的境外医疗目的地,兼具了语言、交通、医疗水平三大优势。美国 (28.0%)、英国(26.1%)、加拿大(24.6%)因医疗技术和设施的先进性,分别排在二到四位。其他如日本、德国、瑞士、新加坡、韩国等都是人们熟知的医疗强国,也受到高净值人群的青睐。

 

高净值人群对境外就医及体检的满意度较高,满意(4分)以上的占比高达 84.4%,一定程度上说明这些发达国家和地区在医疗服务领域的成熟度。

 

但境外就医不单是治疗这一环节,而是一个全周期的管理。境外期间的生活翻译陪同及护工陪同安排(56.4%)以及后续的病情跟踪(52.1%)成为高净值人群境外医疗的主要担忧。这也说明高净值人群能够进行境外医疗的前提是需要有相关的服务。因而这为专业医疗服务机构创造了巨大的市场空间

 

在境外医疗费用上,个人自费的高达 64.0%,而商业保险公司理赔的仅为 35.1%,两者之间的差距表明商业高端医疗险这一保障工具并未完全被高净值人群了解掌握,因此在实际需求和实际购买之间,有着巨大的市场增长空间。但其理赔体验已经得到相关高净值人群的认可,通过商业保险理赔来承担费用的高净值人群,对理赔体验表示满意及以上的群体高达约八成。

 

高净值人群选择境外医疗的主要原因是先进的医疗设备(62.6%),其后依次为规范、专业的医疗服务 (55.0%),高超的医疗技术(47.9%)。这说明高净值人群不仅仅满足于治病,而是希望获得与其财富对等的健康服务,以及更好的治疗效果。

 

 

 

 

高净值人群身心健康构建启示:高端医疗险需求凸显

 

有近九成的高净值人群愿意购买与健康相关的增值服务,其中包括预防保健服务、日常就医服务、大病管理服务和康复养老服务。在基本医保服务之外,人们希望在健康管理上能有更多的专业服务满足他们的特殊需求。这为商业健康管理机构的发展创造了空间。

 

高净值人群在健康上的投资金额会是多少?

 

调研发现,在选择购买商业医疗保险的人群中,家庭年缴保费平均 5.9 万元,其中,10 万元以上者占比 16.0%,超高净值家庭年均保费为 16.2 万元。

 

从高净值人群购买的商业医疗保险的保障总额来看,100万-300万元的最多(33.3%),其次是 500 万元以上(20.4%),超高净值家庭的保障总额高达 660 万元,高净值家庭的保障总额均值 384.8 万元。可见,这些人群是境外医疗和高端医疗的潜在人群,从中也可以看到中国医疗市场的潜力。

 

高净值人群购买商业医疗保险的首要因素是得到更先进的医疗设备的诊断(61.7%),其次重大疾病得以费用保障(59.9%)和更优质的医疗/住院环境(58.6%)。高净值人群希望获得更好的医疗条件,而高端医疗保险突破了医院以及用药的指定范畴,使得高净值人群能够根据自己的需求,在特需门诊、国际医疗部、私立医院等高端医疗机构就诊,并能享有其他高端增值医疗服务。

 

在没有购买医疗保险的人群中,有 32.3% 的人表示更愿意投入养生保健,另有 30.4% 的人考虑未来会购买医疗保险。这一数据说明即使还有人未买保险,但具有购买的倾向。

 

疫情对高净值人群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在中长期会怎样影响高净值人群的投资行为呢?

 

调研发现,最直接的短期影响是在健康状况(40.6%)、家庭经济及生活领域(38.3%)、心理状态(37.5%)。全家人待在一起不能出门,要面对各种矛盾。疫情期间“虎妈战神兽”,疫情过后离婚激增,对公司业务和未来发展的担忧都是家庭生活中不可回避的问题,会对身心健康带来一定的影响。另外,由于长期在家办公,也导致一些人在就业方式或职业方向上有了新的想法,此项选择占比 26.9%。

 

从中长期角度来看,疫情对人们的健康习惯(56.5%)、生活方式(46.4%)以及与家人共处的心态(46.2%)影响最大。此外还涉及就医方式、工作方式以及消费方式的改变。人们更多借助远程办公和网络来实现宅家和办公的统一。

 

凡事皆有两面性,告别习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如果有更有利的选择,人们还是会勇敢地面向未来进发,进入下一个新型的社会生活中。

 

趋势一:后疫情时代,高净值家庭对商业保险的需求攀升

 

疫情加强了高净值人群的风险防范意识。保险资产是高净值人群青睐的第二大投资方式,平均占高净值人群资产配比的 13.2%。疫情后一年内超过 7 成高净值人群有购买商业保险的计划。重疾险(56.8%)、意外险(46.4%)、终身寿险(36%)的计划购买比例位居前三。

 

【超高净值家庭年均保费为 16.2 万元】——2020年高净值人群健康投资分析

 

趋势二:高端医疗保险将成为高净值家庭的标配

 

一方面,高净值人群更期待就医整体服务质量的提升。包括就医时,医疗设施的先进程度、医生的细心程度、整体的服务质量这些医生技能之外的因素受到高净值人群的重视。相应地,高净值人群选择境外医疗的前两大原因正是先进的医疗设备和规范、专业的医疗服务。

 

另一方面,七成高净值人群有购买商业医疗保险的计划。从疫情后商业医疗保险重要程度变化情况来看,有 77% 的人认为重要程度及其购买意愿都有提升。

 

【超高净值家庭年均保费为 16.2 万元】——2020年高净值人群健康投资分析

 

高端医疗保险更能满足高净值人群的医疗需求,能覆盖私人、外资医院以及境外医疗机构,并包含其他特色高端增值医疗服务(如紧急救援、主动关怀等服务)。

 

趋势三:短期内境外医疗受疫情影响回落,但长期需求趋势仍然凸显

 

疫情过后,72.6% 的高净值人群对医疗需求有提升,六成人群境外医疗需求有提升。疫情期间,高净值人群境内外医疗需求均受到影响,体检、治疗计划被打乱。但是定性研究发现,境外医疗机构的预订单在疫情期间持续积累,境外医疗仍然会是高净值人群解决自身医疗需求的一项重要选择。

 

趋势四:一站式健康解决方案将受青睐

 

定性研究发现,高净值人群普遍存在对家庭医生和专业医疗服务机构的需求。他们的医疗信息相对缺乏,对自身健康管理认知不足,日常就医不得不在三甲医院的专业性和私立医院的优质服务之间寻找平衡。选择境外医疗的高净值人群仍需面临诸多烦恼,包括境外期间的生活翻译陪同及护工陪同安排(56.4%)、归国后的病情跟踪(52.1%)、病历材料的医学翻译(34.6%)及境外药品邮寄(26.1%)。因此高净值人群对一站式的健康解决方案有着强烈的需求,青睐能够满足他们从咨询、预防、体检、就医、康养等覆盖所有阶段和境内境外的一体化定制服务。

 

【超高净值家庭年均保费为 16.2 万元】——2020年高净值人群健康投资分析

 

趋势五:高净值人群对健康投资配置的保障比重有巨大提升空间

 

从境外就医费用支付中可以看出,高净值人群中 64% 的人选择个人自费,选择商业保险公司理赔或服务项目者占 35.1%。高净值人群有高端医疗险的支付能力,但在健康保障配置上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转载侵删,编辑:海豚保阅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abybx.com/baoxianzhishi/50cb31fe8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