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理赔隐瞒既往史,是一个“要钱还是要命”的问题​

老东家年前对内部员工也炒停了一波4.025年金,为此专门开了场产说会,产说会讲4.025年金的,我是啥都没听进去(毕竟要割专家级员工的韭菜,是有点难度的,除了骗走我的银行卡密码)。不过,给总公司内勤开产说会自然会带来一些公司的金牌业务员,在介绍他们的其中一位的时候,领导是这样介绍的:

W大哥对客户很贴心的,每个客户的保单,都会夹进去一张卡片,卡片上提醒客户:生病的第一时间要给W大哥打电话,他会给你找关系安排床位,还会教你怎么说病史,我们公司的理赔很严的,既往史一不小心多说了,公司可能就会拒赔,所以W大哥会教你说病史,啥都是这几天发现的,就不怕了。

这位领导大概不知道今天还邀约了理赔团队的员工也来聆听。我正想发飙,我的领导拉住我,说:营销话术而已,你不买、回去核你的案子就行。

这事情我早应该忘记。只是最近又遭了一起莫名其妙的投诉,让我想起这个事情,也想聊聊指导客户说既往史的行为,其实可能就是一个“要钱还是要命”的问题。

故事是这样的:

王先生,49岁,一年前投保高端医疗(含牙医)一份,同期投保重疾,保额80万元(优质业务员,50岁以下80万免体检)。除此之外,还有大额年金、终身寿险。

王先生是事业成功人士,吃得多、动得少,早早就有三高,投保前早已患有过冠心病,一直在服用药物治疗,而且王先生也经常不刷牙,以此引致了颌骨脓肿。因此前往牙科做颌骨脓肿的排脓术和相关的牙科治疗。

王先生前往医院治疗之前,想起代理人跟他说过:要去医院,先找代理人,然后别说以前得过心脏病的事情。王先生就照办了,联系了代理人后,代理人陪着王先生一起去了医院,做排脓术等需要打麻药,在医生询问病史的时候,代理人跟王先生否认了既往史。结果,麻药一上,心脏骤停了,小小牙科治疗变成了大抢救,王先生也去鬼门关走了一遭。

事后追查,主要责任是王先生未如实供述病史,导致麻醉时未考虑心脏病史。虽然医院也承担了一点点责任,但是大部分的苦水还是王先生兜进。

出院后,王先生就跑到保险公司,把他“优质业务员”给投诉了,并要求全额退保。

至于后续“优质代理人”的结局,没有必要多讲。但“隐瞒病史”可能是一件“要钱还是要命”的问题,我搜索了新闻报道,显然不止这么一起,如河南省人民医院的李六一医生曾在《医药卫生报》刊发过一篇《患者隐瞒病史,差点被误诊》,我们原文摘录:

患者,男,57岁。患者57年前曾患脊髓灰质炎(小儿麻痹症),留下右下肢运动功能障碍,4年前出现了上肢近端无力,逐渐出现上肢远端、近端肌肉萎缩,下肢也逐渐出现无力症状,无肌肉跳动,在当地医院被诊断为颈椎病。近日,患者到河南省人民医院就诊,医生诊断后让他做四肢神经传导速度检查。

查体:上肢肌力3级,上肢霍夫曼征,双下肢膝腱反射消失,病理征未引出。

在神经电生理科,在给患者进行NCV(神经传导速度)检查时,医生发现,诱发波形远端、近端波幅都普遍降低。医生建议患者做针极肌电图检查。

针极肌电图检查结果:上肢、下肢肌肉,尤其是远端肌肉均有异常电位-纤颤、正锐波,胸段椎旁肌也有自发电位,胸锁乳突肌未见异常电位。

NCV+NEMG(针电极肌电信号)检查结果提示:广泛性神经源性损害。

结合患者病史,医生考虑患者为脊髓灰质炎后综合征。

……

总结:

1.这个患者就诊的时候隐瞒了小儿麻痹症病史,是医生检查时发现他右下肢较对侧明显细,经询问后患者才承认。

2.患者的肌电图结果是广泛性神经源性损害,如果不结合病史、病情状况,很可能认为是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渐冻症),实际上是下运动神经元综合征,或者说这个患者就是脊髓灰质炎后综合征。

3.有些神经系统疾病是在人的年龄很大的时候才出现相应的临床症状;有些神经系统疾病经控制数年或数十年后出现病情变化或加重,例如这个病例。

4.肌电图的检查结果,会给临床医生提供意料不到的精准医学信息。

李医生诊治的这位病人是幸运的,但万一遇到不幸的呢,而TA又是你的客户呢?

转载侵删,编辑:海豚保阅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abybx.com/baoxianzhishi/3857459298/